主页 > 图赏视界 >中国应勇于对F1说「不」 >

中国应勇于对F1说「不」

中国站GP大赛进入了第6年,用「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来形容并不过份!2004-2010年承办F1分站赛事的合约明年即将到期,虽然上週末Bernie Ecclestone对中国再次伸出善意的橄榄枝,考量到未来5-7年这项赛事的巨大风险,中国站承办单位应拿出勇气对Bernie及FOM说「不」,拒绝签下另一份「不平等条约」。

中国应勇于对F1说「不」2009年中国站遭遇了没有冠名赞助商的尴尬。
2002年10月Bernie Ecclestone宣布上海市获得2004到2010年的F1分站比赛举办权,中国赛车运动从此进入崭新的一页。但5年下来,上海国际赛道的营收状况却每况越下。今年甚至连首席赞助商都空白,一直到开赛前才将央视的冠名权卖给了上海汽车、上海电视台的冠名权卖给了Bridgestone并从中得到广告收益的分成,这让一些业界人士笑称「终于不全裸」。赞助商的退出虽与全球经济大环境有关,却也清楚显示了在中国赞助市场赛车运动并没有性价比(投入远小于产出)。虽然有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多年的亏损也让掌管上海体育事务的官员接受境外媒体访问时透露目前他们正在评估未来申办比赛的合约细节,以做出是否续约的决定。

中国应勇于对F1说「不」赛道营运与总体经济的相关性很大。
外界或许会以为经营赛道算是一个「寡佔」的市场竞争环境(对手相当少、甚至有可能是独佔事业),这样的产业的特色通常都是初期投资成本非常大、进入障碍很高但是利润却很好。但根据笔者收集到的数据,结论是世界上能够达到损益平衡的赛道如凤毛麟角,就算在年度财务报告上不会出现红字、扣除营运成本与折旧之后的净利后,这一行的纯利率不可能超过营业额的20%,而且优等生全在北美大陆。(不只是赛道经营者、几乎与赛车相关的周边产业都是如此),因为经营赛道而成为巨富的例子几乎没有(Indianapolis Speedway的老闆Tony George是其中一个)、因为投资或经营赛道破产或陷入财务危机的倒是比比皆是。在德国落成不到两年、因为主办CART赛事而声名大噪的Lausitzring赛道就是一个破产的案例。

中国应勇于对F1说「不」北美赛道经营者能够获利,佔营收超过三成以上的电视转播权利金是重要关键。
亚洲属于赛车运动的待开发区域,其群众基础本来就相对薄弱。FOM的「恶霸条款」使得情况更加雪上加霜。Bernie Ecclestone的秘密帐本内容一直都是F1车坛最难解的谜,10支F1车队只能分得全球电视转播权利金的47%,另外53%则归入FOM的口袋中。至于各分站比赛主办单位缴交的申办权利金(每站承办单位缴交800到4000万美元不等)、由Patrick McNally所承办的赛道广告业务与Paddock Club豪华俱乐部缴交的权利金这三项收入,赛道主办单位与车队都分不到一个子儿。

Bernie Ecclestone自己也承认比赛申办权的收入则是F1官方重要的利润增长引擎——过去五年以来涨幅近70%,从平均每条赛道800万欧元增加到目前的约1370万。前加拿大站GP大赛的承办人就指出以现在的申办费用,无论各个分站如何精打细算,承办人都是无利可图。加拿大和法国站都已因为财政原因而被2009年F1赛程所剔除,汽车工业强国德国现在看来也岌岌可危。赛道总经理Karl-Josef Schmidt表示以目前的比赛举办成本结构,Nurburgring赛道承办比赛也将入不敷出,澳洲站更是每年亏损4000万美金。

中国应勇于对F1说「不」NASCAR赛事对承办单位的「厚待」,恐怕非F1分站主办单位所能想像!
中国应勇于对F1说「不」   
如果这篇文章到此结束,那幺就与你在其他赛车网站上看到的其他文章没有什幺不同。既然要和其他人与众不同,笔者势必要提供一个可以参照的成功範例。拜美国成功的多层次资本市场所赐,各式各样的资产都在北美市场交易,不但有中国的新东方英语学校,也包含了为数众多的北美赛道及赛事承办者。上市公司定期缴交的财务报表给了我们仔细研究其商业模式的绝佳机会。International Speedway Corporation就是一个在美国拥有13条赛道的上市公司,包括着名的Daytona赛道、Talladega Superspeedway赛道等。根据该公司最新公布的财务报表,即便是在最困难的2008年,International Speedway Corporation依然达成盈利,这很大归功于佔营收超过3成的NASCAR赛事电视转播权利金的分成。NASCAR赛事对承办单位的「厚待」,恐怕非F1分站主办单位所能想像!

主办单位申办NASCAR比赛也必须缴交申办费,但所能分得的电视转播权利金分成都超过了申办费用(等于是净赚),2006年申办一场NASCAR赛事的费用在500万美元上下,可分得的电视权利金收入则可达到1000万美元,其他门票及场边赞助收入绝大部分也都归赛道所有。也就是因为如此,美国各赛道才会积极申办NASCAR赛事,一年分站超过30站以上。看到这里,读者不难理解为什幺Indianapolis赛道的拥有者Tony George会悍然拒绝FOM提出的美国站GP大赛承办合约(至今美国也没有其他赛道有意愿主办F1赛事),这些早已习惯办比赛赚钱的主办单位怎幺会愿意自掏腰包贴钱来承办F1赛事?

中国应勇于对F1说「不」在FOM与Bernie Ecclestone的眼中,电视转播权买家的重要性高于F1车队、赛事主办单位则排在最后。
考量到未来数年F1赛事的高风险,任何主办单位再续约时都应该三思而后行。目前拥有F1商业经营权的是FOM(F1管理公司),而该公司70%的股份目前属于私募基金CVC公司,可说CVC基金才是F1的老闆。为了从Bernie Ecclestone手中买下这些股权,CVC不惜採用槓桿式收购:向RBS(苏格兰皇家银行)贷款27亿美元。为了确保能够準时支付每年2.6亿美元的还款,CVC要求FOM尽一切努力在全球经济衰退的情况下维持这项赛事的商业收益。在FOM与Bernie Ecclestone的眼中,电视转播权买家的重要性高于F1车队、赛事主办单位则排在最后。F1赛事将近40%的收入主要来自电视转播权的销售,这一项共进账2.7亿欧元。在笔者看来,赛道与F1赛事承办单位目前处在F1赛事生态鍊的最底层。

事实上,以中国的市场重要性及吸引力,完全有与FOM及Bernie Ecclestone搏奕的实力:F1已经失去了美国与加拿大市场,若再失去中国市场,等于和全球收视人口的40%绝缘,Bernie必将承受来自赞助商与车队方面不小的压力,中国已经稳坐世界第二大汽车单一市场,成为第一大市场也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以此做为后盾,中国绝对可以对F1及Bernie Ecclestone大声说「不」。